随着图书市场的国际化,很多出版社和作家的视野早已不再局限于国内的图书市场,转而开始开始在更广阔的国际图书市场寻求机会。“CBI观察”旨在传递最新的海外书业资讯与动向,从而为中国书业走向世界献力。本期头条关注最近备受媒体和资本界热捧的“IP”。从2014年开始,大电影、书籍、游戏等后续衍生产品的推出均得到市场的追捧,取得了巨大的商业利润,可谓实现了社会效应和市场效应的“双赢”,“CBI观察”将和大家探讨如何能将一部图书作品转变为成功的IP。

    大多数作家和版权所有者都拥有同一个梦想,有的将他们深埋心中,有的虽屡遭拒绝仍不断追寻。“我希望我的故事能够被大家所知道,我希望它能被改编为电影,我希望疯狂的粉丝会排队数天只为等待新书的发布......”——他们的梦想就是自己的作品能成为一项全球娱乐版权来销售。

    事实上,成功的跨媒介故事仅占0.01%的份额,如此低的概率对大多数写作者和版权人来说几乎是无法实现的梦想。其中的原因不难发现:制作电影、发行游戏、开发移动应用以及虚拟现实的实现都需要大量的资金。

    一个好的故事仍旧是它能否转变为娱乐版权作品的核心所在。如果你有一个好故事,出版人、发行人、作者就应该致力于将书籍的消费者转变为多媒体产品的消费者,进而将他们变为粉丝。更多的时候,传统市场对于书籍的投资可能会产生负收益,然而将书籍转变为游戏,短动画,或者音乐音频则有可能让市场更有效率。【详细】

来源:《卫报》  作者:Alison Flood
聚焦

    “就像我掷出的一枚硬币,掉进河里一去不回”。《云图》作者大卫·米切尔成为第二位参与苏格兰女艺术家凯蒂·派特森(Katie Paterson)的“未来图书馆计划”的作家。该工程于2014年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努尔马卡启动,但要等到一个世纪后——2114年才能宣告完成。在这100年里,“未来图书馆”每年都将邀请一位作家为图书馆投稿,并把书稿封存在位于奥斯陆的德奇曼斯克公共图书馆。按计划,这100位作家的文稿将被密封在特制的盒子内,外面刻有作者姓名和书名。

    米切尔坦言,“现在去想我这个小老头的拙作是否会引起未来读者持久的兴趣,是徒劳的。完成这样一部文稿,是多么低调和含蓄。没有人会拍拍你的背赞赏‘好书’或者说‘天哪,我喜欢她做了什么什么和他做了什么什么的那个片段’。”
    米切尔更感慨:“我们注定会走向生命的尽头,但未来图书馆却为可能的未来添上一笔。它带给我们希望:我们比我们想象得更灵活。有人类的地方就会有树、有书、有读者,还有文明。”
    据悉,米切尔的文稿将被封存并挨着阿特伍德的作品。文稿将被一群可信的专家看管,直到它们最终付梓。米切尔说,它现在“就像我掷出的一枚硬币,掉进河里一去不回”。【详细】
                                                                 来源:《卫报》  作者:Alison Flood

    爱尔兰虚构小说著名作家安妮·恩莱特(Anne Enright)本周凭借《绿色之路》(The Green Road) 赢得凯瑞集团(Kerry Group)年度小说奖,并获得15000欧元奖金。这本小说讲述关于四个孩子在他们的母亲即将卖掉祖屋之际,回到他们位于爱尔兰西海岸的家的故事。《绿色之路》同时还在参加百利女性小说奖的评选(Baileys prize)。
    该奖项前身为橘子小说奖(Orange Prize),因1991年橘子小说奖获奖短名单遗漏一位单身女性,因而改为百利女性小说奖。它从全球女性作家的
英文长篇虚构小说中进行评选,琳达·格兰特(Linda Grant)、阿莉·史密斯 (Ali Smith)与安德里亚·利维(Andrea Levy)都曾获此奖项。今年的评审团主席为玛格丽特(Margaret Mountford),评审嘉宾还包括小说家艾丽芙·沙法克(Elif Shafak)、记者那加· 蒙凯蒂(Naga Munchett)与劳里·佩妮(Laurie Penny),以及作家兼歌手崔茜·索恩(Tracey Thorn)。【详细】
                                                               来源:《卫报》  作者:Alison Flood

    根据英国文化媒体及体育事务部最新调查显示,在过去十年间,英国成年人使用图书馆的频率下降了30%。
    研究显示,2015年9月,有33.9%英国人使用公共图书馆服务——相比最初统计数据时的2005至2006年度下降了30%,而2014年的调查数据则为48.2%。
    根据英国文化媒体及体育事务部数据显示,数量减少最多的人群是16至24岁的年轻人。2005年,有51%使用图书馆资源,15年该数据降至25.2%。
    英国特许公共财务会计师公会数据与英国文化媒体及体育事务部报告数据显示出相似的数据变化,即2014-2015年的图书馆访问量相比2010-2011年间下降了15%,而同期活跃图书借阅者数量则下降了23.5%。
    伊丽莎白·阿什(Elizabeth Ash)表示,“最紧要的事情是强调我们的图书馆正在面临的危机”,她认为相关数据的大幅下降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
    “除非人们能够进入图书馆而不受图书馆关闭或是闭馆时间的影响,不然他们就不会选择使用图书馆资源,”阿什说。最大的问题是,隐性的经费削减——比如犹豫工作人员短缺或是馆藏不足而导致图书馆能提供的资源有限。【详细】

来源:《卫报》  作者:Alison Floo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