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习近平主席先后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构想,这个合作倡议已得到沿线50多个国家的积极响应。“一带一路”除了是经贸重要的纽带,也是文化交流、人文交流、文明相互交融的重要纽带。出版业如何借此东风,紧抓新热点,进行谋篇布局,成为业内关注热点。中国图书对外推广网特别推出“聚焦‘一带一路’战略下的中国出版走出去”系列专题,请海内外优秀的出版商、版权代理机构和知名的翻译家、作家及学者们围绕“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与出版合作展开研讨,为中国出版与世界出版尤其是与阿语国家之间的深入交流献计献策。本期将有8位来自阿语国家和地区的出版人以及汉学家为我们面向阿语地区的海外选题、出版和翻译工作建言。

第二期:面向阿语地区的海外选题、出版和翻译
埃及智慧宫文化投资出版公司创始人
白鑫(Ahmed Elsaid)

    埃及智慧宫文化投资出版公司创始人、阿拉伯出版商协会中国总代理,第九届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青年成就奖获奖人。翻译了三十余部中文作品,组织了上百部中文作品的翻译工作,首次将中国回族作家作品译介到阿语地区。
    我本人很喜欢书也很爱书,我认为图书可以改变很多,这是一个最好的桥梁,可以把两个文明和两个文化融合在一起。对我来说,“一带一路”不是新的词,我在埃及注册公司的时候我叫它是新思路,因为我从开始学中文的时候,对我影响最深的就是中国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丝绸之路。伊斯兰教通过丝绸之路才到了中国,伊斯兰教到世界其它的地方都是通过战争,到中国是通过文化交流。一带一路是一个文明的复兴。我们想把几百年之前中国和阿拉伯国家的文化交流渠道重新发展起来。

    我们不断地学习市场要求,也不断地提高我们的力量,包括我们的翻译团队。我们现在已经自己翻译了130多本中文书,在经济和政治方面,把中国介绍给阿拉伯地区。我们刚开始做“智慧宫”的时候,只有一个口号,就是“中阿合作、文化相信”,我们双方通过文化连接在一起。“一带一路”最重要的就是它能把68个国家放在一个新的文化范围之中,“一带一路”沿线有9个阿拉伯国家,8个国家在亚洲,1个在非洲,就是埃及。我希望“一带一路”在文化方面能给沿线国家提供更多的平台,更多的帮助。【详细】

阿联酋出版商协会主席

麦尔燕·舍纳绥

    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癌病毒专业博士。曾任阿联酋沙迦大学卫生学院环境卫生系主任,阿联酋环境与水资源部副部长,现任阿联酋出版商协会主席、阿联酋茉莉花出版社执行总裁。阿联酋著名女作家,代表作品有《阿拉伯女骑手日记》。
    阿联酋出版业现在已经有了质的飞跃,现在我们已经确定战略性的发展目标,将来在出版业要实现可持续发展,保护出版商的权利,这样需要我们确定比较完善的法律基础,保证出版商的权利。我们需要更多地参与在本地和国际举办的各种书展,能够与世界各国促进交流,与各国人民加强文化联系。阿联酋现在是一个新兴市场,并且是周边国家举行学术交流的研究中心,我们不仅成为中东和北非、欧洲、北美、南亚之间的交流中心,并且成为非常巨大的电子读物和传统读物的发展市场。
    阿联酋和中国在合作领域有着非常广阔的前景。从阿文翻译中文,或者说中文翻译阿文,我们有着非常广阔的合作空间。比如在多个领域的有关专业书籍的翻译,并且还可以进行人才培训。我们的出版发行分销商市场,现在已经达到相当的规模。我们的书展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比如我们还有一些读书节,翻译节,还有阿联酋文学奖,这些都是阿联酋现在为了促进读书和知识交流举行的一些活动。中国和阿联酋的翻译运动,包括两个语种双向的翻译都会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详细】
格鲁吉亚第比利斯自由大学孔子学院院长

玛琳娜·吉布拉泽(Marine Jiblaze)

    第比利斯自由大学亚非学院中文系主任、第比利斯自由大学孔子学院院长。在中国核心期刊(《语言研究》、《世界汉语教学》)上发表过文章。多次担任在华《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的评委。
    格鲁吉亚人一直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第比利斯自由大学亚非学院1992年开设,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2010年的时候开设了孔子学院,学汉语的人越来越多。我作为大学汉语老师与孔子学院的院长,经常举办中国文化活动,或者组织一些关于中国文化的讲座。发现听众关于中国提的问题很多,他们愿意对中国各个方面做深入的了解。苏联解体前,很多作家把已经翻译成其它语种的中国作品再翻译成格文,这很有可能会产生理解上的困难。最好由会中文,了解中文的人直接把作品从中文翻译成格文,当然要注意版权问题。

    我建议请中国作家跟外国汉语专家一起翻译小语种国家的作品,以便双方彼此深入了解。在格鲁吉亚汉学家协会的倡导下,我们打算实现几个很重要的项目,比如编辑格鲁吉亚与中国文化交流杂志,分为两部分,格鲁吉亚人所了解的中国和中国人所了解的格鲁吉亚,可以做成双语的杂志。还希望在格鲁吉亚国家图书馆设立中国文学角,在中国的国家图书馆或者说其它的图书馆可以设立格鲁吉亚文学角,文学角图书以格文与中文书为主,但是也可以有一些有关中国和格鲁吉亚的外文资料。【详细】

突尼斯出版商协会主席

穆罕默德·马累(Mohamed  Maalej)

    突尼斯出版商协会主席、突尼斯库努兹出版社社长。突尼斯库努兹出版社销售网络遍布阿拉伯国家和法语地区,拥有强大的发行能力。
    阿拉伯出版业已经取得很大的发展,但是,这个领域仍然有很多障碍和困难,使得图书营销非常困难,不管是在阿拉伯国内还是在阿拉伯国家之外的地方。
    首先,我们应该指出阿拉伯的图书营销有下列一些非常主要的障碍。第一,缺乏专业出版商;第二,阿拉伯读者对读书兴趣不是特别大,使得投资建立出版和发行的工作显得收益微薄;第三,在一些阿拉伯的市场发行图书会出现盗版问题,使得作家权益受到损害。因为阿拉伯地区在政治、文化的流派以及经济、教育方面千差万别,这导致在不同的阿拉伯国家之间进行图书发行困难重重,在有的国家被允许的内容在另外一些国家可能就会被禁止。我们必须指出的问题是,发行图书最重要的是图书的质量本身,我们有一些发行商,他们有本事可以把一些不好的图书营销的非常好,但是这是不能长久的。因为读者迟早会发现这并不是一本好书,一本真正的好书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它的收益可以持续。【详细】
罗马尼亚作家协会成员

鲁博安(Constantin Lupeanu)

    罗马尼亚作家协会成员,罗中经济文化交流友好协会创始会长。著有《走进中国》、《中国人的家庭生活》、《中国文明史》等。翻译并出版了24 部中国文学作品,如《诗经, 最美丽的诗篇》、《中国当代诗歌》、《中国现代戏剧》等。
    公元前三世纪,中国的周朝和达基亚王国签署了互不侵犯条约。达基亚人是罗马尼亚人的祖先,我相信丝绸之路在那个时代已经存在。当时欧洲和中国相隔非常远,大家之间没有交流,语言互不相通,我们的接触与合作非常困难。但是有一万欧洲人参与商业贸易,他们和中国的商人之间交换商品以及各种货物。有很多欧洲人现在对当时那段历史非常感兴趣。罗马尼亚文学作品的第一位翻译者是二十世纪的中国著名作家鲁迅,他翻译了很多罗马尼亚的著名作品,比如《米哈伊尔》、《斧头》。现在罗马尼亚的书在中国越来越多的被出版,我希望中国还有其他来自亚洲的国家都可以更多地关注罗马尼亚文化。

    罗马尼亚文化中心不仅仅是为了向中国的朋友介绍罗马尼亚文化,同时也是为了把中国文化介绍给罗马尼亚和欧洲的朋友。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在未来的几年通过文化和双边友谊,我们可以增进相互认识与了解。两国的出版商都可以相互合作,出版更多书籍。我们认为经济、科学、技术可以进行大一统,但是文化却永远都是多元的,我们在这样的多元文化世界里可以促进各国文化的持续繁荣,这是非常珍贵的财富。【详细】

巴德勒大学语言与翻译学院中文系主任

莎蜜·卡迈尔(Shaimaa Kamal)

    埃及巴德勒大学语言与翻译学院中文系主任。翻译作品包括《我是穆斯林》、《体验汉语》、《中国回族历史文化简史》、《邓小平画传》、《中国伊斯兰百科全书》、《中国巨变》、《壮美新疆》、《往事新疆》、《安魂》、《书法》等。
    “一带一路”各国的文化宗教和历史都是不同的,沿线国家的众多民族有不同的语言。推进“一带一路”战略必须重视语言文化多样性的问题,相信阿拉伯国家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的合作伙伴,很多的国家发展战略都与“一带一路”不谋而合。很多阿拉伯国家认为“一带一路”建设有利于沿线国家互通有无,优势互补。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必须提高他们的语言能力,积极研究对方的语言和文化,这是共建“一带一路”的主要保障。虽然阿拉伯国家用英语、法语等通用语言能够进行一般沟通,但是直接语言的交流比间接语言的交流更深刻更重要,这样会保证交流过程中不发生任何误会。要真正了解双方的语言、方言、各个地区的历史背景和民族的文化思想,这些深刻的问题都需要双方用当地习惯的语言来沟通。我们都了解中亚和非洲地中海地区作为全世界语言最多样化的地区之一,本地区使用的语言和方言近千种,这加大了语言研究的难度。文化传播必须面对文化多样性和文化冲突的现实,要有足够的包容性,实现“一带一路”的美好愿景离不开多种文化的共存与融合。【详细】

艾因夏姆斯大学语言学院中文系副教授

马伟丽(Rasha Kamal)

    埃及艾因夏姆斯大学语言学院中文系副教授。与姐姐莎蜜·卡迈尔共同翻译了《中国回族历史文化简史》、《邓小平画传》、《中国伊斯兰百科全书》、《中国巨变》、《壮美新疆》、《往事新疆》、《安魂》、《书法》教材等作品。
    2012年十月,中国杰出作家莫言成为中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第一人,全世界掀起一股中国文学热。这一消息传来,他的瑞典译者陈安娜成为中国读者关注的对象。文学专家普遍认为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不仅是他的成功,也是国际文坛对中国现当代文学的肯定。莫言作品的翻译功不可没。翻译过程并不是一般的翻译,而是文学翻译。翻译是一种特殊的跨文化交际行为,怎样可以确认读者将享受好的翻译,或者说作品的重生,只能依靠文学翻译。文学翻译如文学创作一样,也是一种艺术,翻译是国别文学或民族文学走向世界之路。文学翻译往往理解为文学作品的语言转换和意象或意境的再造活动。实际上文学翻译和文学创作一样,已经是依据原作而进行的再造活动,翻译是再创作。
    面对数字时代的共同使命,为了实现中阿翻译领域的合作共建,我提出以下建议。第一,严格推荐将译成各种外语的中国原作;第二,积极利用信息技术开拓新型译作服务;第三,加强双方文献交流,互荐优秀文学成果专题数据库;第四,举办合作座谈会,为了了解双方经验,处理双方所面对的问题;最后,建立相关中阿译者及其译作的网站。【详细】
埃及明亚大学语言学学院中文系教师

金皓天(Ahmed Zarif Al)

    埃及明亚大学语言学学院中文系教师。完成或参与的翻译项目包括《邓小平改变中国》、《陈云——他影响了中国》、《中国伊斯兰教百科全书》、《味道新疆》等。
    “走出去”大家都在讲,但是没有回答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怎么走?如果走出去没有目的,或者没有计划,走不了多远还是会停下来,还是会返回来,这不是说走就走的旅行,没有那么简单。首先,考虑对方感受,走出去去哪儿,了解那边的风俗习惯,知道那边的阅读习惯才可以。如果光凭自己的直观选择题目,失败是必然结果。很多中国好书走出去没有走多远就停下来,比如莫言,他是中国唯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但是到了阿拉伯国家没有人看得懂他的作品,我不是评价他的作品,我完全是从翻译的角度,也是从一个阿拉伯人的角度来说这个问题。

    要考虑你走到一个地区,那边的人有什么样的阅读习惯,他们避讳什么,他们喜欢什么?我发现在阿拉伯地区,最影响人的生活和思想的就是宗教,读的小说跟宗教有明显的冲突他们不愿意看,这是很敏感的问题。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深奥的东西一下子带出去给别人看,也不会有人愿意看,感兴趣以后再把深的东西带出去。【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