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习近平主席先后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构想,这个合作倡议已得到沿线50多个国家的积极响应。“一带一路”除了是经贸重要的纽带,也是文化交流、人文交流、文明相互交融的重要纽带。出版业如何借此东风,紧抓新热点,进行谋篇布局,成为业内关注热点。中国图书对外推广网特别推出“聚焦‘一带一路’战略下的中国出版走出去”系列专题,请海内外优秀的出版商、版权代理机构和知名的翻译家、作家及学者们围绕“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与出版合作展开研讨,为中国出版与世界出版尤其是与阿语国家之间的深入交流献计献策。在过去很多年间,翻译在文化传播中的作用没有得到足够的认识,这种情况正在转变。特别是新技术的发展也对翻译产生了影响。本期专题着重探讨了“中国核心语汇”。“中国核心语汇”如何在中国对外文化传播中发挥出应有的价值和作用,这是所有外交文化、语言服务工作者都要思考的问题。

【第四期】中国核心语汇与对外文化传播
外交部资深翻译家

施燕华

    要做好翻译,首先要深入了解本国的语言、本国的文化历史,同时也要了解对方的思维方式和文化。我们必须改变翻译的理念。我们以前经常讲信达雅,特别强调忠实于原文,这是对的,特别是外交部和市政方面的翻译,必须忠实于原文。但是忠实于原文不是一字一句对号,而是能够忠实于它的精神。有的东西你要想到外国人看了以后脑子里出现什么画面,是怎么想的。甚至有的人认为,翻译要以我为主,这是不对的。翻译和外宣都应该要以你的对象为主,如果以你为主,你想什么,你说什么,你写什么,你翻什么,效果肯定不好。你要想到对方感兴趣的是什么,我怎么说他们能够接受,他们不能接受他们也可以理解。我们的翻译就是为了提高我们的软实力,就是为了让世界更好了解中国,这点是要牢记在心的。【详细】
外交部资深翻译家

陈明明

    中国翻译政治外交核心语汇面临着什么样的问题?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是,不能形成一个在第一时间,在重大的核心语汇翻译上能够掌握引导舆论的权威发声的机制。这样的表述都是由我们的媒体来报道,包括中国媒体与外国媒体。媒体的职责是尽快把新闻报出去,没有给你做翻译的职能与责任,不管是新华社还是中国日报都很快,但是它们一碰到关键的核心语汇往往回避不给你翻,或者很粗略的翻一个东西。外国翻译也很随意,比如说“四个全面”就打一个引号就完了。一个是回避,一个是不严谨,不负责任。所以现在当务之急是应该由中宣部牵头,形成政治语汇翻译的权威机制,能够在第一时间提出有权威性的译文,从而引导国际社会准确地理解中国发展理念。【详细】
土耳其汉学家

吉莱

    作为海外汉学家,我们最大的需求就是通过一些途径获得中国的信息、资料。目前我们只有一些数据库,我们拿到这些数据库很困难,不是所有的国家都有这样的数据库,我认为平台很重要,希望不远的未来就能把中国的学术数据库放在“中国核心语汇”里面,因为这是我们海外汉学家非常需要的。土耳其读者想了解中国,因为现在中国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很多人想了解中国的历史。中国古代的著作对想了解中国的读者而言,尤其是土耳其的读者而言,非常重要。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的翻译人才都是很有限的,所以我们在土耳其昂科拉大学成立了中文翻译专业,希望以后培养更多懂汉语的翻译人才,这样可以翻译更多的中国作品。中国历史方面的书潜力很大,所以这是我们未来的目标。【详细】

北京语言大学高级翻译学院院长

刘和平

    没有一个话语权力机构,可以把相关的专家学者组织在一块解决即时性和权威性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让世界了解中国还是很困难的。媒体是国外了解中国的重要渠道,可是它们又没有话语的权力,他们的话语权是作为新闻媒体的话语权,而不是中央的喉舌,或者我们关键概念、理念的权威发布,这里形成矛盾。我们原来想象的是,能否建立一个以新华社为主体的班子,但是也不现实,因为他们是媒体。国家编译局又太慢,它好像要滞后一段时间才能出来。有没有可能中宣部牵头成立一个机构,这个机构汇集不同专家,对中央要推出或者刚刚推出的文献做权威性的定义和发布,而且一定不要光有外文,一定要有中文的定义,一定要把中文的定义放在里面才有权威性。【详细】

印度汉学家

狄伯杰

    印度的汉学家对“一带一路”的翻译,基本上流行的都是“OBOI”。谈到“一带一路”,印度人一般都会想到古代的丝绸之路,还有就是海上丝绸之路,包括南方丝绸之路。这三个概念印度人都很清楚。从古代到现代,印度和中国在这方面,尤其在古代丝绸之路方面都是合作伙伴。说到古代的丝绸之路我会想起《二十四史》和《史记》。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想起当时无数的高僧,比如唐代的玄奘等。作为翻译家,我们应该向这些高僧学习,他们是高级的翻译家。东方的佛教典籍遗产,我觉得归功于这些翻译家。当时的核心词汇今天看也是很头疼的,它们是佛教的核心词汇。当时的翻译法我觉得是值得参考的。另外一个国家和地区如何接受走出去的文化,这也是值得学习的地方。【详细】
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院长

程维

    翻译也可以理解为“讲故事”的概念,特别是中译外的翻译过程,就是讲故事的过程。传播中国故事,最难的地方就是在讲的过程中如何处理那些具有丰富文化内涵的文化负载词,我们要首先处理这样的问题。对于经典文化概念,如果没有一个权威的解读或者权威表述,从长远来看中国文化对外传播的速度和效果都会受到影响。核心语汇的建设起到一个定标准的作用。同时,在语汇建立起来以后,还不应该忽视另外一个方面,标准的具体使用。标准的具体应用应当受到面的约束,这个面起码应该有三个维度:一个就是语汇使用的具体文本语境;第二就是客观的传播规律;第三就是叙事的规则。具体到文化负载词词汇的建设,有一句话很正确,应当避免一种简单粗暴的一一对应。【详细】

往期回顾